私募基金被查 其产品处置成悬念

  超过2万家完成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机构涌现是当前财富管理机构繁荣的一个标志,然而这些自带神秘的私募机构一边成批涌现,另一边又被不断爆出风险。惊人的增长速度和耀眼的收益,让投资者急于布局却又担忧其安全性。泽熙徐翔被抓事件及基金业协会近日公布的12家私募机构失联,1家机构爆出产品兑付危机事件更是让投资者对私募结构安全性的质疑愈演愈烈。

  2014年1月,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可以申请开立证券相关账户,私募基金第一次赢得基金单独开户的权。随后在3月份,私募基金可以由管理人或者资产托管人来申请开户,其证券账户名称为“基金管理人全称-私募基金名称”,此后私募基金才可以自主发行产品。总体而言,私募基金结构的安全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私募自主发行产品和以往由信托、公募基金专户、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计划等渠道来发行产品一样,私募基金均拥有合规的法律结构,被中国证监会及中国基金业协会所认可,在监管机构备案,有托管银行来防止资金的不当利用。

  第二,基金管理人不得将基金财产归入其固有财产。无论私募产品通过哪种渠道发行,均受法律约束。即基金财产于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的固有财产。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私募机构的日益壮大,当前不少私募基金通过自己的牌照发行产品时,还会请专门的第三方行政管理人负责估值等服务。目前国内主要的行政管理人角色一般由证券公司、银行或者专门的金融产品外包服务公司来担当。

  第三,私募管理人无自行划款权限。基金产品的托管账户不同于普通的个人账户或公司账户,它只能由托管机构操作。因此,在私募基金的具体运作中,私募管理人只有权提供划款指令,托管人对划款指令的有效性、准确性审核后进行划款的操作。

  几乎是一夜之间,徐翔建立起的泽熙王国砰然倒塌。11月1日,泽熙投资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因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股票价格,被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过往的5年中,泽熙旗下产品平均收益高达1409.94%,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徐翔曾因精确抄底、成功逃顶为人称道,但也因此引起监管层关注。

  随着泽熙公司的查封,一代私募至此终结,投资者当前也面临产品无法赎回的窘境。在这种情况下,难免有投资者会对整个私募结构的安全性产生质疑,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其原因及最终可能产生的结果便可发现,其实恰恰是搭建的私募结构,也就是基金财产的性保障了投资者资金的安全。

  首先,泽熙事件的是管理人对其资管账户的操作涉及内幕交易、股票价格等违法行为。而目前对于资管账户由管理人违法行为所带来的收益处理问题还存在比较大的分歧,其中主要是对持有人收益是否予以追回的分歧。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员会张子学观点,证券资管业务中,基金或管理账户因管理人实施证券违法行为所获取的收益应被,但同时也会充分考虑案件的特殊性与执法的现实困难,赋予执法机关一定的裁量权。所以,在监管层尚未对案件定性之前,投资者的本金及收益部分均处于冻结中,不存在被挪用或者其它无法追回本金、收益的情况。

  其次,像泽熙这类通过内幕交易帮助公司产品获得收益的情况在国内及国外资本市场均是比较少见。国内一些老鼠仓案件均是利用自己的私募账户来为自己谋取利益。所以,投资者目前还不必担忧其购买的私募产品收益被定性为违法所得,面临处罚的情况。

  针对近期基金业协会发布的12家私募机构失联,中元宝盛兑付无门事件。投资者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元宝盛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私募机构,其无法兑付的产品底层投资标的也和一般的私募产品大不相同。资料显示,中元宝盛产品的投资标的为邢台依林山庄食品有限公司“FD”项目的建设,该产品存续期限为一年,募集规模为1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1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产品属于类固收产品,跟我们通常所说的投资于股票、期货、债券等具备流动性的私募产品性质完全不同。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固收产品的刚性兑付便逐步被打破,监管层也承认了这个事实。但是,不少投资者仍然还沉浸在以往刚性兑付下,从而缺少风险意识,盲目投资。

  事实上,和二级市场具备较好的流动性不同,中元宝盛产品底层标的并不具备流动性,产品最终能否拿到本金并获取承诺的收益,还需要看融资方实力、经营情况、有无可靠的还款来源、风控措施是否完善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元宝盛产品的融资方也就是邢台依林山庄,因经营不善而还不了本金及收益,且没有机构为其兜底或者没有抵押物的话,投资者也只能认亏。